江西多乐彩官方网站

李昌祥:《四十年前喊“把家”》----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

(2018-01-24 12:00)

  雨花復刊號發表我寫的小說處女作《把家》,不覺已經四十年。這是值得懷念的。能在四十年前喊出農民心聲,能作成文學作品,完全是一種感激的因由。

  一九七八年由黨中央發起的農村改革,是貼切當時,迎合億萬農民的。那是民心的一種默契,那是過好日子的一種催生。

  小時候就聽慣了這些歌聲

  “……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腳踏著祖國的大地,背負著人民的希望。

  人民的希望是什么?

  過好日子把好家,這是億萬淳厚農民最樸實的夢想。正是共產黨執行著全心全意為人民的宗旨,為人民謀幸福,人民才歌唱大救星。

  可是,一些居心叵測的陰險分子抓到權后,把為人民服務變成了愚弄民眾的手段,不是把科學和知識送到農村,而是課停校散,把懵懂孩子遷回鄉下,增添農村農民的負擔。還要對廣大農村搞起割資本主義的尾巴。神圣的革命二字在花樣翻新中變得畸型了,一個好端端地農村被弄得連雞鴨家禽都不準畜養了。

  這還是“為人民謀幸福嗎?

  我原是橋林雙垅大隊的保健醫生,因為自負盈虧,年終掙了七百多元,一下子被誣成走資本主義,打翻在地,把我的兩只膀子捆得發紫,簡直像熟藕一樣。

  至于農村里的農婦,在辛苦上工的起早帶晚,蹲家前屋后,刨種菜蔬,偷偷摸摸拎上街換錢買油鹽,也常常被造反的爪牙踢了雞蛋,踩了竹籃。一個在合作化初期就是江浦縣互助組帶頭人的丁伯伯,因為支持村民養雞鵝,被揪到臺上,連夜批斗。遍天下的農民家庭,每天粥飯稀溜溜,不得溫飽,對這種越來越不像剛解放初期所展望的好日子,越來越讓人困惑了。

  我的心頭,對曾經高唱并印在小學課本上的五星紅旗迎風飄揚,愈發情思綿綿。那是多么令人遐想的中國夢啊---

  ……兒童在歡笑,老人享安康,從前我們受雨淋,今天我們住新房,家家戶戶喜氣洋洋,讓洪水聽受使喚,叫沙漠披上綠蔭。我們的力量移山倒海,勞動的熱情無比高漲,我們要和時間賽跑,迎接偉大的建設高潮。……

  熱衷于心的歌聲,不斷促使我捫心自問,新中國的人民為什么又被反翦躬腰不團結友愛了?對農村當時割資本主義尾巴的政策,搞得農民生活掘據,吃飯少油缺鹽,夜晚沒有點燈的油,有了強烈地認識。

  我一個與農民同呼吸共命運的百姓孩子,有著與人民一樣對美好的向往,所以我清楚,社會主義只會讓人民過好日子的。決不會不讓人民過好日子的。成千上萬的先烈,正是沖著人民解放的好日子,才有義無反顧地前撲后繼。先烈們若發現新中國的人民還吃不飽,穿不暖,不急得跳腳,非必要找壞家伙算賬不可。造反派搞亂了社會,才是真正應該被社會所唾棄!

  果然,困惑著的日子,在一九七八年有了轉機。人民為這個轉機報以推胸置腹地歡呼,一曲激情充沛的繡金扁,唱出了人民對黨的深情厚誼。人民所以情真意切地要這么唱?因為轉機不啻似又一次解放,謀幸福,謀生存,終于獲得了撥亂反正。于無聲處,我也見到了改革開放的驚雷滾動。

  驚雷,那一炸而風,暴雨滂沱的氣勢,讓干裂的土地停止了沙化。

  雷霆的萬鈞之力,是正義化身的天鼓。戰鼓的炸雷,力拔山兮氣蓋世。

  由于改革邁開了第一步,辛苦的農家能夠在家前屋后養畜上了雞鵝,扒種上了菜蔬,操持的雖還艱難,這一舉一動卻是十分有力的。因為帶著了希望,勤勞的農家人何惜乎力氣呢?盡管累了一天,一覺睡了又恢復了飽滿的力氣,讓我看得真切,歷歷在目,于是一鼓作氣,將我身邊的事例拿到春女和春女媽的形象中,喊出發自農民肺腑的心聲。

  當時農民最基本的良好愿望莫過于把好自己的家了。改革,讓農民最基本的良好愿望成為可能,我順應農民最基本的良好愿望,抓起文學之筆,將這種立地頂天的豪情訴諸了筆端,一口氣創作了農民心聲為題的文學作品《把家》。一九七八年十月,江蘇省唯一的一份文學期刊復刊。就在這個復刊號上,雨花編輯李克因,姚忠瑞,龐瑞艮,膽氣十足,以《雨催花發》的改革信心,首選小說《把家》登載,讓農民正義的呼喊聲一下子響徹大江南北,其影響之力,不徑而走,及至浙贛,連同安徽大地,一齊韻動起來,有力推動了農村改革步伐。正是農家的把家心切,一見到改革有了好政策,農村專業戶一下子空前活躍了起來,其影響之深,范圍之廣,令人欣喜。到第二年的春秋,江蘇農村的萬元戶更多了。

  能光明正大,為處在貧困線上的億萬農戶喊出農民的切身要求,《把家》的呼聲,起到了文學服務社會,文學以人民為中心的積極作用。當時的社會環境,正處在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大討論中,也正是在億萬農戶的冷暖饑飽的實踐中,有了動搖不了的最佳答案。

  不妨節選一段當年小說主人公的話: 

  ……春女媽面對空院,空柵欄,抹著給汗粘連的亂發,忿忿道: 自留地要砍盡,豬鴨雞鵝要搞光,看樣子還不準我上工呢!這么亂槽糟下去,砸了飯碗連鍋端,是想叫我們喝西北風不成呀。要我說,搞資本主義的就是那些造反鬼混的!為什么反讓他們神氣,不割掉那些拖腿的東西呢?……

  當春女媽聽說農村一套經濟政策都是四害給搗的亂,她一下站起身,抄了把開鋤,朝前跨了兩步,向著長滿繭花的手心噴的啐了口唾液,雙手攥緊了開鋤把,憋足氣力,揮地將開鋤夯舉過頂,向著荒廢了的菜畦空地狠狠地刨筑下去。……

  ……深情回憶當年寫作,內心又洶涌起了一種驚心動魄。

  農民的艱難困苦是那樣的沉重,文學在當時也遭到了滅頂之災。一九七八年開始的改革開放,也讓文學期刊有了復刊的契機,為祖國和民族復興當好馬前卒,文學重新大放了光芒。但以后的九十年代與新紀元開始,有些文學人士對文革動亂時一朝被蛇咬,連草繩也懼怕了。竟要文學遠離政治,造成許多不必要的多元化,以至讓人誤以為文學似乎無用論了。試想,如果沒有改革初期文學的亮劍,窒悶的氛圍能一掃而澄嗎?文學與改革的緊密結合,文學與農民的合抱成團,農村改革才有了人心向往的氣象。小說《把家》以文學的人民性,喊出農民的心聲,作成了農民文學的復蘇,升華了農民精神面貌,把好了農民的家。

  文學的積極性,就在于貼切以人民為中心的政治上。文學也只有水乳交融在這個最能體現黨和人民意志的政治生活中,才有史詩的力量,萬古長青。

  四十年前雨花復刊號在《雨催花發》文欄首推發表我寫的小說處女作《把家》,不但在當時對農村專業戶起到了鼓勵作用,即使今天讀來,那一種人民對美好生話的向往,也栩栩如生,纖毫畢現在眼前的。

  毋庸置疑,密切聯系黨的政治理念的文學作品,才是最能代表文學前進方向的。這才是江蘇文學的品貌和實績。因為只有這樣的文學作品,才能表達人民的真切愿望。中國共產黨為人民服務的全心全意,決定了這條文學的大道。

  值此習近平新時代,我們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以不忘初心的精神重溫當年工農業各個戰線邁出的每一步,所以都那么美好,正因為邁出了最正確最堅實最端行地第一步,正是扣好了第一顆扣子,打下了發展基礎,才有了爾后的經濟建設的突飛猛進。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成了世界上第二大經濟強國,徹底地舊貌換了新顏,比歷史上任何時期更接近實現兩個百年的美好夢想,好生欣慰。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江西多乐彩官方网站 黑龙江时时计算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老版腾龙时时彩安卓版 广东好彩1走势图乐彩网 湖北体彩11选5基本走势图 电子游艺 快速时时官网注册 幸运分分彩开奖结果一样 网易手游官网阴阳师 重庆时时彩5星直选复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