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多乐彩官方网站

南京70后作家育邦推出《從喬伊斯到馬爾克斯》

(2019-03-25 11:19)


       日前,有消息稱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將首次被拍成電視劇。二十世紀是西方現代主義文學大師輩出的年代,涌現出了卡夫卡、喬伊斯、普魯斯特、博爾赫斯等無數偉大作家。作為世界文學版圖的一分子,中國作家不斷對他們進行閱讀、解構和學習,并在碰撞中構建起自己的文學疆場。

  近日,南京70后作家育邦推出《從喬伊斯到馬爾克斯》,把私人性質的閱讀帶向具有普及和鑒賞意義的公眾導讀,在對31位西方文學大師及其代表作進行闡述時,其獨特的洞見與方法論閃爍其中。 

  寫作
       熟悉每一位作家的癖好

  記者:《從喬伊斯到馬爾克斯》原來有個書名《讓狼群過去》,這是基于什么樣的考慮? 

  育邦:時間是最殘酷的批評家,會在成千上萬的作品中挑選出最能打動人類靈魂的藝術之作。我的這本書主要寫作對象就是20世紀被時光遴選出來的核心作家及其核心作品。我想以“讓狼群過去”表達我對于20世紀世界文學的態度,我在駐足凝望這些蔚為壯觀的“狼群”,這是一個理想圖景,同時也是我對于文學的最高致敬。 

  記者:這類寫作涉及作家生平、具體作品和評論,把它們放到今天的閱讀語境中進行闡釋。在寫作一個作家時,你做了哪些準備? 

  育邦:我讀了很多作品和材料。在寫作時,基本上某一個作家能找到的中文作品和資料都看了。我收集各種版本,這是我的興趣所在,卡夫卡、喬伊斯、普魯斯特、巴別爾、博爾赫斯、卡爾維諾等這些被我私下稱為“超一流大師”的作品,與他們相關的中文書籍我基本都有,單卡夫卡的傳記我就有十多種。我熟悉他們的奇聞軼事,就像熟悉我身邊的朋友癖好一樣。 

  記者:哪一部作品,或者是哪一個作家,讓你打開了通往閱讀世界文學的大門? 

  育邦:16歲時,我讀過卡夫卡的《變形記》和圣埃克蘇佩里的《小王子》,18歲高考結束,閱讀了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我寫作的這本書中的大部分作品一直在我的生命中,到目前為止,已占據了我25年以上的閱讀光陰,還將貫穿的我一生。 

  回望我的閱讀生涯,決定性的時刻發生在上高一的一個禮拜天下午,我在從同學處借來的一本“課外書”上看到了卡夫卡。可以說,最早引領我走進世界文學這絢爛迷宮的作品是卡夫卡的《變形記》,同時還看到了卡夫卡的另一篇小說《判決》。

  閱讀

  書籍在無聲無息塑造著我們

  記者:你在南師大受到古典文獻專業的訓練,對你閱讀中外經典有沒有幫助?

  育邦:在方法論上可能是有幫助的,文獻學講究考鏡源流、追根溯源,這對我形成近乎偏執的“窮盡式”閱讀習慣顯然是有幫助的。只要我喜歡這位作家,我總會想盡辦法深入其藝術的桃花源中。 

  記者:今天的年輕人,該如何閱讀這些經典,或者和這些經典產生一定的聯系?你有怎樣的建議? 

  育邦:如果你熱愛,閱讀經典絕不是問題。當然也可以從某幾位你喜歡的作家作品入手,不斷拓展你的閱讀疆域。如果閱讀博爾赫斯與卡爾維諾都不能給你帶來狂喜的話,我的建議只有:再讀一遍。 

  在閱讀中,我們追溯過去,追溯那些隱秘的事實——超越文學意義的存在。作為讀者,我相信能夠通過閱讀來體察人類在時間的流逝中,試圖以詩意方式把時間作為標尺深深地度量和標下人類精神的痕跡。我們可以不相信歷史,可以否定現在,也可以拒絕未來,但時間的標尺會深深刻在所有曾經存在和即將存在的事物及事件中,并打下深深的烙印。 

  書籍中蘊藏著我們潛在的模樣,在無聲無息塑造著我們。 

  記者:現在的人都很匆忙,作為一條捷徑,藝術可以進行導讀和導賞。但是,這就難免會給人說教的印象,而對相對專業的讀者來說,這類導讀難免會被“挑刺”。你又是怎樣看待這種“捷徑”的? 

  育邦:度過漫長的閱讀生涯之后,我漸漸明白文學鑒賞的重要性。如果一個讀者沒有出色的鑒賞能力,他將喪失無數個美妙世界!如果一位作者沒有較好的鑒賞眼光和閱讀品位,我也很難相信他會寫出出色的文學作品。我以為這些東西只是我的讀書筆記,它并不追求學術層面上的最為正確,更重要的是興之所至,是“隨物賦形”般的閱讀與書寫。 

  勾連

  中國傳統與西方現代

  能并肩而行

  記者:你的閱讀很雜,既有非常現代的,也有非常傳統的,你覺得中國傳統小說和西方現代小說,可以搭建怎樣的一座橋梁? 

  育邦:假如選最好的詩人,我可能會選屈原、陶淵明、王維、孟浩然、李白、杜甫、蘇軾,外加作品集的話,可能是《詩經》和《古詩十九首》。假如選最好的小說家,可能的選項是施耐庵、吳敬梓、蒲松齡、曹雪芹、吳承恩、羅貫中…… 

  對于一個有足夠想象力和文學智力的作家而言,中國傳統小說和外國現代小說都可以自由進出,并創造出某種新穎的作品來。這個話題讓我想起卡爾維諾寫過的一部小說,叫《看不見的城市》,以及巴塞爾姆的《白雪公主》,可以說,魯迅的《故事新編》是這種寫作的最佳典范。 

  記者:對西方文學經典的解讀有很多版本,最難得的就是以一個心靈對另一個心靈的碰撞。能不能選一兩個代表性作家,在對自己進行關照的同時,介紹一下你對這位作家的理解。他和你的生活與創作有怎樣的勾連? 

  育邦:一個好的讀者應該去尋找自己的作者,而不是一味地等待。同理,作者的寫作也為那個必然出現的讀者而寫作。讀者與作者的相遇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他們或傾慕已久,有心安排;或因緣際會,不期而遇。 

  我至今仍對我與佩索阿的相遇津津樂道。費爾南多·佩索阿不是一名在公眾視線中的偉大作家,生前他基本是默默無聞的,即便去世后也沒有多少影響。佩索阿喜歡一個詞:夢想,他把文學、藝術以及與平庸生活相對的一切都歸結為夢想。如果我也有夢想的話,那么佩索阿和他的《惶然錄》便是這夢想的一部分。《惶然錄》成為我外出旅行時經常攜帶的唯一一本書,我依稀還在記得有一次去上海出差,住在一個瀕臨黃浦江的房間里,在夜深人靜之時,我在閱讀佩索阿,“這是一些奇異的時刻,一些總算被成功地破碎分離了的瞬間,其時我正在荒涼海邊的深夜里散步。”我至今還能聞到來自大海的氣息向我逼近,與佩索阿的低聲交談,那一刻是如此美妙,如此幸福! 

  記者:你在南京生活了20多年,對南京可謂從一無所知到日漸熟悉,再到如數家珍。在讀了中西方這么多文學作品之后,你自己會如何表現南京? 

  育邦:在北緯32度、東經118度的地方有一個叫南京的城市,我曾經在一篇短篇小說中寫道,在這篇名叫《飛鳶》的小說中,我讓一個虛構的古代的人尋找現實中存在的城市——南京。任何城市元素進入作品都不是刻意的,是自然而然的。最近,我的詩歌出現了很多長江的元素,因為我現在住在江邊。(來源:南京日報;記者:王峰)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江西多乐彩官方网站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最新 36选7复式中奖规则 福彩双色球坐标走势图 辽宁快乐12推荐号 幸运时时彩网址 江苏时时11选5 福利彩票2月18日开奖结果 体彩排列三500彩票网 世博彩彩票app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