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多乐彩官方网站

中國作家網與文學愛好者:共建富有生機活力的文學園地

(2019-03-25 11:25)

    “能代表一個時代文學樣貌的,從來也不只是經典之作,而應該是一種生態體系,有培育它的時代土壤,有承接它、傳遞它的眾多寫作者、閱讀者。在大量平凡的人和平凡的作品中,都隱隱閃爍著光亮。他們把自己的生命經驗和創作熱力,添加到世代相傳的文學薪火中……”春回大地,萬物復蘇,那些在民間發芽的文學種子,正如中國作家網總編輯劉秀娟所言,迸發著炙熱的生命力,正待陽光沐浴,雨露澆灌。3月22日,中國作家網舉行原創作品改稿會,《十月》編輯部主任季亞婭、《中華文學選刊》執行主編徐晨亮、《人民文學》編輯劉汀對中國作家網原創投稿頻道的5篇作品進行分析與點評,并通過線上直播方式邀廣大文學愛好者共同參與。

鼓勵每一個熱愛寫作的人,挖掘有潛力的作者
    近年來,中國作協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積極轉變作協工作職能,延伸手臂、深入基層,著力加強對新文學組織、群體和網絡作家、基層寫作者的團結引領,組織引導廣大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努力以優秀的文學作品講好中國故事,弘揚中國精神。中國作家網作為中國作協主管的專業文學網站,在2018年全新改版,尤其對原創投稿系統進行了升級改造,完善文學功能的同時,更加注重操作體驗,貼合用戶需求。新版投稿系統上線后,受到全國各地不同行業、不同年齡的文學愛好者的歡迎,激發了大家對寫作樸素而赤誠的熱愛,投稿數量和質量不斷提升。為此,中國作家網精選原創來稿中的優秀作品,結集為《大地上的燈盞——中國作家網精品文選•2018》(上、下冊),由作家出版社推出。
    此次改稿會的5篇作品均來自該文集,并經由網絡投票確定,分別是雪夜彭城的小說《馬謠》、宋煜的詩歌《黃昏的時候,所有事物都靜默》、梁孟偉的散文《紹興的水》、王沾云的散文《一寨物景皆如夢》、崔玉松的小說《穿過公路到鎮上去》。這些作家中,既有熱愛跑馬拉松的“60后”中學教師,也有“80后”文學青年、“50后”退休老人;既有布依族的省作協會員,也有在財政局工作的“70后”云南姑娘。
    來自民間的文學創作者是不容忽視的龐大群體,自有堅韌旺盛的生長力。主辦方表示,團結和服務更多文學愛好者,發現、培育新生文學力量,是中國作家網始終不變的追求。此次改稿會邀請有經驗的文學編輯對原創作品進行評點,并開通線上直播模式,就是希望能夠建立真誠、有效的文學溝通,提出問題、發現不足的同時,挖掘作品潛力,開拓作家視野,在探討與理解、傾聽與思考的良性互動中營造一方純粹的文學空間。
散文寫作:警惕“散文腔”,呈現真實而獨特的自我體驗
    劉汀讀了文集中的大部分散文作品,他從專業讀者角度提出一個問題:散文實與虛的關系。散文需要人最真實的情感體驗,但很多人在寫散文時往往處理不好虛的部分。劉汀以《一寨物景皆如夢》舉例,整篇文章出現8次“滄桑”這個詞語,使用頻率如此高,說明作者可能偏愛這個詞,但某種程度來講作者被這個詞的含義裹脅了,或是被綁架了,反而在詞語的已有的固定意義下把自己最真實的情感稀釋掉了。劉汀說,任何一個詞語在流變過程中都會被賦予內容和含義,我們如何用自己的文學經驗詮釋它,表現它,這就是把已經虛的東西變成實的。
    同樣,徐晨亮也提到一些詞語在散文中出現頻率很高,比如歲月的流逝,時光的流逝,諸如這樣的說法重復出現,但在重復過程中并沒有把這些詞的詞義重新擦亮,作者欠缺的是把抽象情懷的東西落實到具體細節里。閱讀兩篇散文,徐晨亮最大的感受是作者的生活積累很豐厚,可以繼續深入,用文學的眼光發現更多潛藏在文本中的隱形素材。比如《一寨物景皆如夢》中寫到的古寨墻,背后有布依寨子的抗匪故事,這又是一個可以展開的文學空間。具體到散文《紹興的水》,他認為,水不止存在于文人墨客的詩詞歌賦里面,也在老百姓幾千年的日用起居之中,這里面有很多供深入挖掘的細節,作者可以發揮本地優勢,接觸那些鮮活的、民間的、口頭的故事,甚至嘗試類似于非虛構的寫法,打破作品邊界。
    在讀《一寨物景皆如夢》時,季亞婭感覺到文中描寫到的物景,諸如石板路、古墻等,可以出現在很多地方,缺少特別之處,“共通性如何建立在個人化經驗表達之上,我覺得這是作者要思考的第一個問題。” 她同時強調散文是開放性的寫作,一定不要被傳統的抒情美學所束縛。而那些從海量的原創來稿中脫穎而出,獲得一次和編輯溝通機會的作者,是幸運的。哪怕幾句寫作上的建議,都是對原創作者的莫大鼓舞,可能為他們的寫作之旅打開另一扇門,助他們走向更廣闊的文學天地。季亞婭認為地域特色代表著寫作者看待世界的方式、對世界的判斷和倫理觀,這些都高度依賴地方人文傳統體系,“我處事的時候時時刻刻會想到他人的存在,我要面對的不再是一個純粹的自然,我覺得這種地方性與特色可以帶到這個命題。當文學在以這樣的方式展開,當你回到自身,回到你的站位,回到地方的站位,你的作品就不再是一個公共的美學敘事,而更加接近我們今天所說的文學,也更加接近文學創新的方式。”
小說:珍惜創作素材,講究語言和故事邏輯
    評點兩篇小說時,肯定之余,三位編輯分別從不同角度給出了建議。《穿過公路到鎮上去》是寫留守兒童的作品,三位編輯同時談到一個突出問題:作者沒有意識到給這個小說提供明確的時代氣息或者說時代定位。徐晨亮說,這一類小說會讓我們覺得不滿足,從第一代留守兒童到現在的留守兒童,二十多年的變化,留守兒童一定會成長,隨著年齡增加會面臨很多問題,如果作者能夠觸及到親子關系、社會關系等很多新話題,肯定還會有新的發展。對于這篇作品,劉汀認為小說本身有強烈的空間感,但是語言上的冗余敘述稀釋掉了原本的張力、緊湊。季亞婭直言,作品還需要對語言進行錘煉,“寫作者要把頭開好,要有語言上的高度自覺,不能過于草率和隨意地使用我們美好的漢語。”
    《馬謠》是一篇給了大家驚喜的小說。“就像一個樂器,先定了一個弦,一上來就知道后面你可以期待他演奏好的樂曲。”季亞婭對這個小說評價很高,但她笑言,以自己“惡趣味”的偏好來設計小說結尾可能會更有意思:在結構中保全和互相保全的的情節還可以設計得更復雜一點,比如弟弟想要哥哥犧牲,哥哥反為弟弟犧牲,這樣的反轉可能會更值得思考。
    劉汀對這篇小說還有不滿足,“人物形象鮮明性和豐滿性較弱,講究的小說肯定都有來路,都有前后的勾連,否則會變成功能性的人物,有點可惜。”徐晨亮也有同感:對人物的塑造要能立得住,小說中人物評價都是通過他人直口訴說,沒有細節和情節的展示,另外一些基本情節與人物的前因后果交代不夠清晰,這是有待提高的。
詩歌:和諧靜謐是美,對立和嘈雜也不能回避
    劉汀認為《黃昏的時候,所有事物都靜默》是文集中比較好的一首詩,他也提出了潛在問題:詩歌需要包容性,這首詩沒有任何對立面,所有事物都是安靜的,作者又在不斷用這些詞語來強調安靜,等于在打轉兒。還有些詞語在鋪陳中相互消解,丟掉了有效性。
    季亞婭談到,很多寫作者在瘋狂尋找寫作資源的時候,容易形成套路,變成高雅純粹的趣味,他阻礙你去觸摸真實和個性本身。“黃昏的靜默”并不意味著可以理直氣壯地屏蔽掉其他所有聲音,風吹動的聲音,鳥飛過的聲音…… 這樣的美學站位過于簡單而自信。“現實世界泥沙俱下,詩歌除了可以處理和諧的美更應該包含破碎,作者不能主動躲進詩歌的趣味里面失聲。”
    這首詩讓徐晨亮印象深刻的一點是,靜默之中有很復雜的流動在里面。讀完會感覺到提到的三個靜默有各自不同的側重和含義,“這一點確實是通過一種書寫,把一個詞匯的含義重新來照亮或者是擦亮。” 他認為,這首詩的開頭很有畫面感,會讓你有一個期待,但是詩歌后面的推進,始終沒有回應,如果后面有能夠相互支撐的內容,對詩意的傳達會更好一些,徐晨亮說。
    此次全程線上直播、網絡互動的改稿會是中國作家網的一次全新嘗試,在寫作者中引起強烈反響,網友反應熱烈。很多網友在線上留言: “改稿會為廣大寫作者指出創作中的難點和困惑點,非常受益,希望中國作家網將改稿會堅持下去,培養出更多優秀的作者。”“改稿會是生動的文學課堂,時間太短了,還沒聽夠就要結束了。” 有一位編輯在互動中寫道,“下午本來安排修改一篇散文稿件,為了參加這次改稿會,只能晚上加班改了,說不定下午改稿會汲取的營養就用上了。”
    從論壇到博客,再到專業文學網站、微信公眾號,可以說,文學深度參與甚至推動了中國互聯網產業的發展,廣大網民在互聯網上不斷開拓新的文學空間,催生新的文學形態,純文學網絡平臺更需要以與時俱進的探索精神,團結并引導廣大文學愛好者,共同建立了富有生機與活力的文學園地。 

來源:中國作家網 | 周茉  2019年03月23日10:23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江西多乐彩官方网站 一期不中二期必中的计划 秒速时时彩单双计划 每天送救济金棋牌下载 河南快赢481视频直播 2019年重庆时时彩停 11选五江西 什么平台能玩黑杰克 赛车走势 彩霸王论坛高手论坛 炸金花单机游戏